行情资讯 捕捉全球市场第一手资讯
位置:首页>环球财经>详情

实控人转移数亿元利益?恺英网络遭40余股东员工实名举报

2020-06-30 12:05:00
分享至:
摘要:   “大家好,我系渣渣辉,和我一起来玩贪玩蓝月吧!”2017年,这句张家辉的广告词让网页游戏《贪玩蓝月》“出圈”,也让游戏背后的运营公司恺英网络备受关注。然而,进入2019年以后,恺

  “大家好,我系渣渣辉,和我一起来玩贪玩蓝月吧!”2017年,这句张家辉的广告词让网页游戏《贪玩蓝月》“出圈”,也让游戏背后的运营公司恺英网络备受关注。然而,进入2019年以后,恺英网络的麻烦事就接踵而至:原董事长、实控人王悦失联、被抓,多位高管被查,巨亏近19亿……

  6月28日,恺英网络40余名股东员工又通过公号“恺甲骑士”发布实名举报信,直指其通过圣杯、骐飞两家合伙企业的数亿元利益被王悦转移,而现任董事长金锋则试图“上位”,用低价在二级市场增持以成为恺英网络的第一大股东和实控人。随后,恺英网络则火速回复,称公司第二大股东冯显超“筹划这次《联合声明》碰瓷上市公司,扰乱上市公司经营管理。

  实名举报

  前董事长转移数亿利益 现董事长欲“上位”

  6月28日,一个以上海圣杯投资管理合伙企业为账号主体的微信公众号“恺甲骑士”发布了一则《恺英网络40多名股东及员工实名举报》(以下简称《举报》)文章,又让恺英网络备受关注。举报信称,恺英网络前董事长王悦转移了上海圣杯投资管理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(以下简称“圣杯”)和上海骐飞投资管理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(以下简称“骐飞”)股东的数亿元利益。现任董事长金峰则更是“吃人不吐骨头”,用非法手段背后推动恺英网络对外质押的股票,不断以低价接票以获得股权。

  《举报》称,2015年恺英网络借壳上市。上市前夕,恺英网络为了感谢为公司奉献近十年的老员工,内部出台了1.28元/股认购的股权激励机制,持股平台为上海圣杯和骐飞。然而,6年之后,圣杯与骐飞在几经努力拿到相关财务资料后突然发现:作为恺英网络的股东,不但没有分红的可能,所持有的股票几乎已经被质押、被处置、或马上要被拍卖。

  根据《举报》一文中表述,王悦作为圣杯、骐飞的实际控制人,签署不对等协议为他人输送利益,并私自将两家平台的股票质押,导致圣杯和骐飞欠下巨额债务且无法清偿,被质押的股票已经或正在被海通证券拍卖,其中圣杯的股票几乎已经被私下处置完毕。恺英现任董事长金锋则不断动用不明来源资金,使用非法手段背后推动恺英网络对外质押的股票,不断以低价接票。“金锋的目的是成为恺英网络的第一大股东、实控人,取代前任董事长王悦。”《举报》中提到。

 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,最近,金锋的确多次增持公司股份。自今年3月起实施增持计划,截至6月3日完成,金锋累计增持金额超4.59亿元。增持后,占公司总股本6.89%,根据此前1季报披露的数据,截至目前,金锋已成为仅次于王悦、冯显超以外的第三大股东。

  公司回应

  举报系“无端指控” 公司二股东策划“碰瓷”

  6月28日晚间,恺英网络火速发布公开信回应《举报》,称这是“无端指控”。恺英网络称,《举报》中无端指控公司参与了圣杯投资、骐飞投资两家合伙企业自身的商事行为,将两家合伙企业历史商业活动的现实困境责任归咎于公司。“公司非常同情所有合伙人尤其是有限合伙人的现实困境,但公司对两个合伙企业没有任何法定义务。”恺英网络表示。

  有意思的是,恺英网络的公开信中也提起了除了前、现两任董事长以外的第三个人,即上述第二大股东、联合创始人冯显超。“涉案后不但很少参与公司治理活动,反而在公司解决历史问题中反对管理层的努力,甚至筹划这次《联合声明》碰瓷上市公司,扰乱上市公司经营管理。”直接谴责了冯显超。

  “冯显超先生是圣杯的执行事务合伙人,所以我们在公开信中提到他。他主要还是在上市公司管理中不作为。”6月29日,恺英网络相关负责人回复红星资本局称。公开信中,还列举了冯显超的“4宗罪”:个人涉案后拒不配合公司进行法定信披;公司困难时期辞去公司及子公司所有职务;对公司解决历史问题、提升经营管理的重大决策不予支持;枉顾自己GP法定责任,将管理失职责任强加他人。

  对于前述恺英网络的回应,6月29日,圣杯、骐飞股东再次回复。回复中称,骐飞和圣杯的GP(普通合伙人)王悦和冯显超分别是恺英网络的大股东和二股东,也是当时公司的最高管理人,上市时还是一致行动人。因此,恺英网络自始至终完全控制了圣杯投资与骐飞投资。举例来看,两家公司的公章、法人章、财务章账册均由王悦实际掌控之中,相关股权质押也是“由恺英网络一手操控”。不过,文章并未对“冯显超策划碰瓷”进行回复。6月29日,红星资本局发送采访提纲至圣杯、骐飞股东的邮箱,不过至截稿时暂未得到回复。

  对此,恺英网络上述人士对红星资本局表示,公司并未持股骐飞、圣杯两家公司,也完全没有插手其相关业务。

  麻烦缠身

  前三大股东相继被查 去年亏损18.51亿元

  王悦、金峰、冯显超三人是什么关系?据红星资本局梳理,冯显超是王悦在长安大学的校友,与王悦共同创办了恺英网络,曾任恺英网络的副总经理。金锋则是2019年3月20日恺英网络新一任董事会选出的董事长,此前任浙江盛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浙江盛和”)总裁及CEO。浙江盛和即《贪玩蓝月》的研发商,2017年,恺英网络收购了浙江盛和51%的股权,累计持有浙江盛和71%的股权。

  如今,这三人都麻烦缠身。2019年5月,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刑事拘留;冯显超、金峰也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接受公安机关调查。如今,王悦身陷囹圄。若正如恺英网络所言,此次《举报》是由冯显超“筹划碰瓷上市公司”,这场口水战,则只有冯显超、金峰两方参与。

  红星资本局梳理,2019年实属恺英网络“水逆”的一年。除了上述王悦、金峰、冯显超被逮捕、立案调查,还有总经理陈永聪等4名董监高均被有关部门立案调查,涉及操纵市场、内幕交易等多项指控。去年7月,已经离任的监事林彬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,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。

  2019年10月9日,恺英网络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,截至目前尚未结案。同年12月19日,恺英网络收到娱美德公司“天价索赔”,恺英网络控股子公司浙江九翎收到代理律所提供的《传奇IP开庭陈述》,传奇IP株式会社主张,截止到2019年12月18日浙江九翎应向其支付76.62亿元。到了今年4月,不堪重负的恺英网络公告,子公司上海恺英将其持有的浙江九翎股权返还给原股东,原股东向上海恺英返还股权转让价款9.6亿元。

  据恺英网络2019年财报显示,其2019年全年营收为20.37亿元,亏损18.51亿元。到了2020年一季度,报告期内,恺英网络共实现营业收入4.23亿元,同比下降近四成,净利润虽然盈利2974.05万元,但较上年同期下滑超六成。

  透视

  从“最年轻富豪”到身陷囹圄 实控人王悦因何“陨落”

  “中国最早的个人站长”、“中国最年轻富豪”,众多抬头之下的王悦曾经光环加身。2016年,与他一起入选“2016胡润全球富豪榜”中国最年轻富豪的,还有滴滴创始人程维、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。

  追溯到2005年,王悦毕业就加入初创社交网站51.com,负责网络游戏业务。3年后,王悦辞职与冯显超一起创业,从小游戏开始,一步步构建自己的页游帝国。2010年,网络上“偷菜”盛行,王悦以此为灵感,打造出爆款游戏“楼1幢”,在国内外主要的SNS平台(校内网、开心网等)相继上线,红极一时。2011年,王悦开始做页游,推出了《蜀山传奇》,随后又将《贪玩蓝月》打造成话题不断的网红游戏。

  2015年,恺英网络以63亿元借壳泰亚股份登陆A股,王悦成为上市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,迎来了他的高光时刻。从上市开始,恺英网络便宣称将以“流量为王”为经营策略,从上市后几年的动作来看,直播、电竞、区块链……王悦毫不吝啬对“风口”的追逐。

  2015年,王悦开始向电竞业务发展。彼时上市公司公告,恺英网络计划开发手游模拟器——啪啪多屏竞技平台。不过到了2017年,恺英网络变更募集资金投资项目,项目被更换。

  2016年,直播行业爆发式兴起,PC端和移动端的平台多至上千家,王悦也开始入局。2015年底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,将推出直播平台“板栗娱乐”。但在7个月后,又宣布告一段落。也是从2016年开始,恺英网络开启了多起并购。其中,50倍溢价收购《贪玩蓝月》的开发公司浙江盛和、10.64亿元收购浙江九翎都疑点重重。

  2018年,区块链红极一时,王悦也并没有错过。2018年3月6日,恺英网络在公告中确认了与英雄互娱的区块链项目合作。今年5月22日,恺英网络回答投资者称,原则上不再(对区块链)进行更多投资。

  2019年3月,深交所的问询函牵出王悦的失联。5月6日晚,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,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。红星资本局发现,王悦在失联前,已经质押了其持有的几乎所有公司股份,占公司总股本的21.44%。且从2018年开始,王悦就逐渐淡出了恺英网络的管理层。

(责任编辑:朱赫)
[责任编辑:cj]
免责声明:本网站所载文章、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,发布本文之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仅供投资者参考,并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最新公告

在线客服

立即存款

下载APP